2007年11月4日星期日

采访记

那天托功課的福,我有幸與同學們“剷”上Jalan Duta的法庭聆訊及作電子媒體採訪。法庭建在小山坡上,還頗富麗堂皇的,星期四的停車場竟然滿位,我們兜了兩個圈才找到位,One Utama和Mid Valley的停車場滿位還可以說是生意興隆,固然值得慶賀;換成法庭停車場滿位,客似云來的話,當然不會是什麽好事,跟醫院生意好屬一樣的道理。

大廳裏,只見很多西裝骨骨的行政人員在“走來走去”,對不起,我真的找不到其他更適合的形容詞,他們真的是趕來趕去不知趕去聼哪單大K屎。我們五個像自由行般,人生地又不是很熟,整個法庭建築又大到像迷宮,進了一個門又一個門,看指示牌好像也沒什麽作用,連去廁所也搞錯方向,誤闖到了食堂~第一次看到那麽多Mata們坐下來吃飯,就跟《刑事偵緝檔案》,《廉政行動》這些港劇裏的食堂一樣,幾乎所有人都西裝套裝的,只有我們是牛仔褲運動鞋,一二三四五只外星人

我們詢問了兩個櫃檯才由法庭的公關先生帶到一個負責人Puan Ong的辦公室去,進到那裏就像小學生被校長召見般,還背著書包就更像了~~那位Puan Ong架着一副眼鏡,笑容可掬地向我們解釋了一大堆聆訊該注意的事,有什麽問題可以儘管問,受到醬好的招待我們還真的有點受寵若驚呢。後來那位公關先生帶我們到正審訊的法庭去,一條長廊,法庭一間接一間,想聽什麽案件任走任選。他放我們走前還千叮万囑若有問題就試試問路過的大狀。。。最後還祝我們Have a nice day,這就是公关界的專業

我們分成AB兩隊,兵分兩路進去不同的法庭,看看有誰能幸運碰上大案子,奈何我這A隊踫到的盡是一些小過螞蟻的K屎,無牌駕駛啦,誤購賊車啦。。。有點掃興的是那些律師並不像《壹號皇庭》般,Objection來Objection去地開口水戰,他們只是念經般擧出自己的觀點,而且是講馬來文,我的馬來文還屎過英文,明一句不明一句,每單聼不夠十五分鐘就一鞠躬,離場。看看墻上的審訊時間表,意外發現星期一有一單K屎竟然是Quicksilver告F.O.S,一定是F.O.S翻版做得不夠漂亮。後來,我隊接到B隊綫報,說那個Ramli貪污的K屎正在審判ing,要我們快到大堂去拍下第一手新鮮滾熱辣的新聞畫面。誰是Ramli?原諒我只看娛樂版和副刊。不管啦,是大新聞,拍就對了。趕到那裏時,一大票媒體已圍着當事人爭相採訪,我們也不執輸,拿出DV Cam猛拍,幸虧我們個個長得嬌小玲瓏,可以鑽來鑽去,唯獨是別人專業媒體是“扛大大部攝影機”,我們是“拿小小架DV Cam”。拍攝時還差點被駛進通道的汽車吻到屁股,本人差少少殉職。哎呀,媒體這一行飯還真難吃。

終于拍完了當事人,要拍一拍法庭外觀作一個Establish Shot,竟然Me~mo~ry Card~ Full~!真是多災多難,沒辦法,下次再來補拍吧。回程時大家都很自豪因爲拍到了大K屎,誰知到了晚上看電視新聞才發現。。。


我們拍的不是“南利被控虛報資產”的案子!而是“安華濫權案作假口供,阿玆敏上訴得直獲釋”。。。

哎呀,沒有看報紙自然不懂哪個是南利,哪個是阿玆敏的啦。。。第一次出訪就跟錯新聞,真的超~糗~!沒關係,沒魚,蝦也好,就報導這個阿玆敏啦!

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看報紙不要只看娛樂版

3 条评论:

金田一 说...

谢谢赏脸哦!
你的部落很酷。

苹果 说...

这个故事也告诉我们,以后写字空行大一点...看到很辛苦...粘粘住的..

~**福尔摩斯**~ 说...

金田一,除了柯南以外,我也喜欢金田一噢,总觉得金田一的故事比柯南多了一份粘粘的诡异感。。。

苹果,怎样空大行一点?我不会啦。。。你又不教我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