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6月2日星期一

福爾摩斯探案——外遇

從我換好衣服一打開房門開始,我就知道我需要花一點時間來深入研究這件事。
或許那可能只是很小的事,坦白說我現在還不知道真相,但是無論大小,你還是對我隱瞞了這件可能只是笑話一樁的小事。

我總是很忙,每晚不回家,要等到早上才會囘。今天一早,你知道我平時回家的時間,搖了個電話給我問我在哪裏,我以爲你會約我吃早餐,說真的我們很久沒有一起吃早餐了。
哪知道你只是問我在哪裏而已,我說在對面的茶餐室買早餐,好端端地怎麽Check起我來了?後來才發現原來你是要確定距離,你知道我大概還有十分鈡會囘到家,那麽你們就能用這十分鐘準備逃走了。

不,不能立刻就逃,因爲我們三個人可能會在底層的電梯裏撞到正。所以你們選擇留在屋子裏,你知道我一定會先進房間,那時躲在某處的她就能安全地出來,那就是逃走的好時機。

說囘我剛剛到家那一刻,你一定是躲在門后聼到我開鐵門的聲音,我們家有鐵門與木門,你立刻打開了木門看到我,接著又把木門鎖上,令我不得不再次用鎖匙開木門,我還以爲這是你特地跟我開玩笑,後來覺得其實你是要拖延我開門的時間吧。你還虧我門開得很慢,其實你恨不得我開門那麽慢呢

好了,我終于進了家裏。看見你穿戴好像要出門的樣子,就順口問你要去哪裏,你不說去万達廣場或宜傢諾,你說你要去教堂,這真是很好的回答,因爲你知道這樣說,我一定不會嚷要跟著去,因爲我是佛教徒。可是我還是問了你一句,那麽遲了還去教堂?那已經是接近十一點了,教堂不是早上八點就該去的嗎?後來你怎樣回答我也忘了,總之現在想起來還真是不妥。

我在玄関脫了鞋子,隨即又發現了有陌生的白色娃娃鞋擱在鞋架上,我記得那天陪小妹買鞋子時,她沒買這款鞋子啊,可能她買了沒告訴我吧。我把那雙鞋子提起來問你,小妹買了新鞋嗎?你回答說還以爲那鞋是我的,因爲我最近買的鞋子都很女性化,你還問我那鞋好看嗎?我說,好不好看要穿了才懂,就拿起其中一只穿上,因爲平時小妹問我意見我也會穿上她的鞋才下判斷。這時候你一定很後悔問我那樣的問題,因爲這鞋穿起來大號了一些,我可以立刻確定那並不是小妹的鞋子。小妹的腳是比我大一點,但還不至於大兩個碼,我是四號,小妹是五號,眼前這雙是六號或七號鞋吧?
我嚷道:有人帶女人回來
我以爲是隔壁房的住客帶朋友回來,你還開完笑地附和着,當時的我萬萬沒想到那其實就是你

然後我準備進房間,在關上房門之際,我看到門外廁所的門関着了,廁所的燈與熱水摯都沒開,沒人在裏面。是誰用了廁所會隨手把門關上?平時的我們都沒“上完廁所后關門”這習慣啊。現在想起來,我平常去陌生人家的廁所都會用完后關門,現在這個情況可能就是有人在用陌生的廁所吧。或者那時根本就是有人躲在裏面?其實那時我也沒想那麽多,只是繼續關上房門,這時你們就能逃了吧?

想起來,你昨天下午說要工作沒回老家,其實也去了約會吧?換作平時你看見我那麽悠閒,都會慫恿我去你工作的地方玩,但是昨天你並沒有。還有,你昨天晚上問我今天會不會在家,我說會。你在刺探我的行蹤!昨天,你知道有女人來睡,你把被單和枕頭拿出去曬了,真體貼。。!?放心,我知道你們沒有一起睡,因爲你把眼鏡留在客廳的桌上了,這説明你昨晚還是當廳長。
那女人會是誰呢?是我認識的,這幾乎很大可能,因爲你並不讓我看見她。而且她比我高,因爲她的腳比我大。

茶餐室電話,鐵門木門,教堂,鞋子,廁所門,昨天的問候,被單枕頭,眼鏡,原本一切一切都可以當成是巧合,可是。。。

我說了,從我換好衣服一打開房門開始,你不見了,那雙白色娃娃鞋也不見了,會是你穿走了嗎?

本故事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實屬本人想象力豐富說中你的故事。

10 条评论:

嫌疑犯(一) 说...

我什么都没做!我什么都没做!!!

嫌疑犯(二) 说...

我谁都没带!我谁都没带!!!

嫌疑犯(三) 说...

我邀请一个朋友上来坐,怎知他带一个朋友来!

江户川 乱步 说...

嗯,

你的分析还算有理...

可是,你没发现这些推理还是有遗漏的错误吗?会去读多几年我写的书吧...

金田一 耕助 说...

乱步兄,看来,一切谜底都解开了吧?






奇怪,乖孙怎么没出来抢锋头的?

金田一 一 说...

嘿~!到!

为了不负我爷爷的声望...

福尔摩斯,您老了啦~看漏了太多点了!!!

小Q 说...

完美的推理,嫌烦我看你就认了吧,没必要伪装成这样多的身份,你不知道高大的身躯不适合进行伪装术?漏洞百出,提示有三个,谜底已被解开了!!

梦游ing~~

~**福尔摩斯**~ 说...

哈哈哈哈!犯人最喜欢把自己扮成侦探~~突然间来了那么多侦探,一定是假的啦!还是小Q 挺我!

苹果 说...

哦...原来如此...以上的案发地点听起来很熟悉...好像我也有经历过...

~**福尔摩斯**~ 说...

是吗?那么犯人是连续犯案的惯犯咯。。。